首页 财经文章正文

全红婵是怎么选出来的?苏炳添是如何练出来的?探秘奥运冠军“出圈”背后的科学

财经 2021年08月10日 11:54 不才哟 编辑

图  / 新华社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韩迅 郑玮

编 辑丨林虹 陈思颖

随着《星际漫步》乐声响起,历时17天的“史上最难奥运会”——东京奥运会正式落下帷幕,中国代表团以38金32银18铜位居奖牌榜第二位,成功“出圈”的体育明星不少。

最受瞩目的莫过于以第2、4、5跳全部满分、总分466.20的成绩问鼎女子单人10米跳台项目冠军的14岁“天才少女”全红婵。她也是继劳丽诗、何冲之后,从“中国跳水之乡”——湛江走出的第三位奥运跳水冠军。

图 / 人民日报

“目前全省有12个地市业余体校配备有专业跳水训练点,其中4个在湛江。”广东省跳水项目管理中心主任凌海婵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表示,对于跳水项目而言,人才是最重要的因素,湛江在教练组成、体育文化、体校基地数量等方面都具备突出优势,这也是湛江能够在跳水项目上保持长期竞争优势的原因之一。

同样来自广东的苏炳添跑进了东京奥运会的决赛圈,成为首位闯进奥运男子百米决赛的中国人;乒乓球男子团体决赛,中国队直落3局,3-0击败德国队获得冠军。

在人们惊叹运动员天赋与努力的时候,实际上,他们金牌的背后也是中国体育科研力量的进步。

“践行科学化训练理念!”在一篇名为《新时代中国男子100m短跑:回顾与展望》的论文中,作为第一作者的苏炳添如此透露自己成为“亚洲飞人”的秘笈。

同样,在中国乒乓球队屡屡夺冠的背后,是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在体育领域应用的结果。

科学的选拔机制

跳水一直是广东的优势体育项目之一。目前国家跳水队共有7位跳水运动员由广东省跳水队输送,有2位长期执教的教练由广东省跳水队输送。

作为体育大省,广东跳水项目后备人才培育体系整体呈现出一定的梯度性,凌海婵介绍,“首先会由体校教练到小学、青少年体育俱乐部选材,被选中的孩子开始正式跳水训练,再由省跳水队通过地市体校教练推荐、开展大型集训、比赛等方式从各地市体校选拔人才。”

人才是核心。”谈及“中国跳水之乡”湛江保持跳水项目优势的秘诀时,曾经在湛江受训的凌海婵毫不犹豫地表示。

“我国最早的一批跳水运动员里就有许多是从湛江培训输送的,包括以前的国家队总教练、副总教练、广东省队总教练等,经过一批批一代代的传承,积累下来很多训练经验。”凌海婵告诉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除标准化的训练模式外,许多资深教练会从最优秀运动员的培养过程中不断累积经验,形成一套各具特色的选材标准和训练方法。

此外,“由于湛江发展跳水运动历史悠久,也出过很多世界冠军,地区人民对跳水运动比较关注,很多家长也愿意送小孩去学跳水。”凌海婵表示,受地区体育文化氛围影响,湛江在跳水后备人才基础上也具备一定优势。

据悉,目前湛江市辖内共开设有湛江市体育运动学校、赤坎区体校、霞山区体校、湛江市跳水运动学校等4个专业跳水训练点。

从省级层面看,近年广东省体育局出台的《广东省体育局关于“省级示范项目后备人才基地”管理办法(试行)》也进一步拓宽了基层职业运动员的上升空间,完善全省体育后备人才培训体系。

“联合培养机制打破了传统人才输送模式,将广州、深圳打造成两个省体校名义的‘示范基地’。” 凌海婵说,“广深两地经济条件比较好,可以从全省其他地市体校选材,选完后双方签协议,由地市出人才,广深出经费,之后运动员获得的成绩,也是两个联合培养的地市都受益,从而实现全省多地联合发展。”

这也是广东近年为了进一步适应竞技体育发展的新形势,转变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模式出台的“新办法”。“想把跳水项目做大做强,人才是最关键的。联合培养机制进一步打通、也拓展了职业运动员向上发展的路径。未来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进一步加大相关人才扶持力度,扩大试点范围,不仅仅在广州、深圳设立示范基地,可以尝试拓展到其他经济条件较好的地市,提高各地培育体育后备人才的积极性。”凌海婵表示。

“跑得快”的背后

图 / 人民日报

8月1日晚,在东京奥运会的男子100m决赛中,苏炳添以9秒98的成绩斩获第六名。虽然憾失奖牌,但在这项黑人运动员几乎长期垄断甚至形成所谓“人种优势”的运动中,苏炳添的闯入不仅打破了有关百米竞赛的人种论偏见,而且其意义绝不在夺得一块金牌之下。

历史性的突破,苏炳添的成功,其背后的关键要素之一就是现代体育科技的运用。

“苏炳添能够成功,除了其天赋之外,更重要的是其训练的科学化。”8月9日,安徽体育局一位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八九十年代,不仅仅是短跑,中国几乎所有的体育项目都是“师傅带徒弟”模式,“教练学的是什么,就教给队员什么?全靠经验。”

上述安徽体育局人士坦言,过去中国体育的训练主要就是“三大一从”,“这种训练原则本身没有错,但是缺乏科技的支持。到了二十世纪之后,中国体育各个项目都开始加强对科技的应用,尤其是一些原本不被看好的项目,如110米栏、100米,经过科学的、系统性的训练,进步非常之大。苏炳添的成功,是刘翔成功的延续,我相信未来在短道项目上,中国运动员的成绩会越来越好。”

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网络中心,每当有110米栏比赛的时候,国家田管中心副主任冯树勇和他的六个同事组成了一个攻关小组,小组的名字是以刘翔命名的。

同样,苏炳添的成功也得益于科研的力量。

《新时代中国男子100m短跑:回顾与展望》的论文中,苏炳添透露自己的教练是美国人Randy Huntington,他是“科研型”教练,整体训练思路是“以‘冠军模型’为指导,通过高科技仪器和设备对运动员体能、技术、恢复等各个环节进行全方位监控,据此发现问题,寻找差距,制订个性化的训练方案,进而恶补短板,全面提升运动员的竞技能力。”

在过去几年,挖掘培养了苏炳添的广东体育局在科研方面取得不小的成绩,其领导下的广东省体育科学研究所作为科技平台强力支撑了广东省及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先后与世界上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大学与研究机构开展了科技学术交流与合作,承担国家体育总局奥运攻关课题、国家科技部课题、省科技厅重大专项课题和省体育局课题数十项,多项研究成果获国家级和省部级奖励。

大数据的应用

苏炳添“跑得快”的背后是科技力量的支撑,实际上,中国兵乓球队在此次东京奥运会上能够取得“4金3银”的成绩,其背后有着“浙江大学乒乓球智能大数据分析平台”的支持。

7月29日,在东京体育馆,孙颖莎和伊藤美诚的半决赛正在紧张地进行中。

伊藤美诚的每一次发球、挥拍、移动等,都被这个部署在东京的AI云平台所记录。这些数据,以平均100Mbps的速度被传送到离体育馆2442公里外的“浙江大学乒乓球智能大数据分析平台”的技术团队手中。

浙江大学计算机科技与技术学院副院长巫英才是乒乓球智能大数据分析平台的主要研发者,随中国乒乓球队出征唯一的科研技术人员是浙江大学教育学院体育学系主任张辉,两人领导的浙江大学体育大数据创新团队在近年来,一直为中国乒乓球队提供比赛数据分析和技战术研究的服务。

原来,教练员和科研人员需要在现场或观看比赛视频,对运动员的击球质量进行人工评估,再对运动员进行指导和分析。但是,如果有100场、1000场视频该怎么办?这样的任务几乎不可能完成。

从2020年开始,巫英才通过和南京大学的周志华教授团队合作,使用反绎学习的理论框架,开始攻关这个技术难题,并在2021年也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和原创性的成果。只要在乒乓球智能大数据分析平台上输入比赛视频,视频中球员每一拍的质量都能自动得出。这项分析技术,也将逐渐被运用到国乒队备战日常训练中。

因此,在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奥运攻关项目中,浙江大学体育大数据创新团队是唯一入选的非体育类科研院所团队。

实际上,浙江在东京奥运会能够获得7枚金牌、2枚银牌和1枚铜牌的成绩背后,既有经济基础的支撑,也同样离不开科研力量的支持。

科技助力中国男子100m短跑的经验启示,中国竞技体育的再发展、新启航需要科学技术这一关键动能,特别是在备战2022北京冬奥会和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重要时间节点上,充分发挥科技助力的作用更加重要。

社论丨每个人都应走向健身运动“赛道”,以奥运精神推动体育产业发展

东京奥运会已经落幕,中国代表团获得88块奖牌载誉归来。中国运动员表现出的自信、可爱以及健美的形象在社交媒体上广受关注和赞美,国人看比赛的心态也更加放松,以至于人们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这个国家变得更加自信和强大,尤其是年轻一代运动员体现出来的阳光、自信、率真,让人印象深刻。

舆论关注的是代表团中年龄最小的队员——14岁的10米跳台跳水冠军——全红婵,她赛后说自己要努力挣钱给妈妈治病。全红婵这番话表明她是一个爱妈妈、懂事且有责任感的少年,但是,并不存在这样的因果关系:出生于贫困家庭的全红婵为了赚钱养家而从事了艰苦的跳水运动。

全红婵从事跳水运动的主要原因是其具有一定的天赋而被挖掘,然后通过艰苦和科学的训练将其潜能释放出来,而不是她自己选择作为赚钱的职业,也不是被动接受这种命运安排,就像她所说,自己语文、数学等成绩差,学习跳水更好玩一些。

长期以来,中国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认为体育运动,尤其是一些损害身体更大的专业运动,只有穷人的孩子才会作为职业,而富裕以及有社会背景的家庭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吃苦受累。这种说法赋予体育运动某种浓厚的阶层色彩,并且进一步塑造运动员“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负面形象,正是这种落后观念影响了中国全民体育事业的发展。

事实上,从奥运会奖牌榜可以清晰地发现,排行榜前十位除了中国,其他大都是发达国家。运动员绝不是穷人的职业,运动是在物质丰富后人们主动对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塑造,实现对自我的超越,不管是关注个人健康与形体之美,还是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等不断进取的精神。

对于运动员而言,即使具有天赋,也都需要艰苦的训练才能实现超越,战胜对手。所以,将体育运动艰苦训练与穷人吃苦受累联系起来本身是中国贫困时代特有的观念产物。比如举重在一些中国人眼里是一个“穷人运动”,事实上,被称为军神的举重运动员吕小军在欧美拥有大量粉丝,他的训练、健身和比赛视频在国外视频网站都拥有极高人气,人们学习和羡慕其肌肉的锻炼。即使是跳水运动,与全红婵一起出征的队员也非都出自贫困家庭,甚至一些队员家庭条件优越。

从全红婵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两个积极的信息。其一,孩子们的童年不能被学习、作业、考试捆绑,就像流水生产线塑造一模一样的人,而是要鼓励他们释放天性以及好奇心、热情,挖掘他们各自的天赋爱好,培养其所长,避免千千万万个全红婵继续困在应试教育的战车上;其二,体育竞技是最公平的比赛,不会因为运动员是什么国家或什么地位的人而改变结果。全红婵虽出身寒门,但因其骄人的成绩和素质而被选拔参与东京奥运比赛。也就是说,在体育赛场上没有穷人和富人之分,一切靠实力说话,这是最公平的竞争。

就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体育强则国家强,国家强则体育强”。我们国家正在从“富起来”奔向“强起来”的路上,国民应该热爱体育,积极参与健身与竞技活动,塑造形体之美,磨练精神之志。我国人均的体育消费支出仅仅相当于美国的1/25,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这也说明中国的全民健身运动氛围还没有真正形成。

中国运动员取得的成绩,除了有赖于刻苦训练,也有赖于科学训练,即强大的科技支撑。比如游泳、蹦床等运动受到科技部门的技术支持,大数据也为一些项目提供决策支持,百米亚洲纪录创造者苏炳添也得益于科学系统的训练。科技强,体育强,国家强,是三位一体,相互促进。

东京奥运已经落幕,但体育精神的焰火不会熄灭,体育事业发展要持续推进。每个人都应该走向健身运动的“赛道”,即使没有天赋也要有热爱和精神,强健自己的体魄;有天赋的则可以从事职业体育运动,发挥自己的特长;企业应该更积极地生产更好的设备、提供更多的体育服务,促进体育运动与体育产业的发展。

体育不仅事关人民的体质和为国争光,更是为了国民身心素质的全面提高和精神激励,是综合国力和国家软实力的体现,也能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凝心聚气的强大精神力量。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的精神不仅要体现在奥运赛场上,也应该是我们人生与国家发展道路上的航标。

本期编辑 刘巷 陈思 实习生 杨思雅

标签: 跳水 中国 运动员

打    赏

Copyright 仁怀观察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