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文章正文

绿城李骏:政府代建业务彰显社会责任

财经 2021年09月22日 20:14 不才哟 编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唐韶葵 上海报道9月18日,博鳌21世纪房地产论坛第21周年年会在上海召开。绿城中国(03900.HK,简称“绿城”)执行董事、副总裁李骏发表主题演讲,在行业发生变化,房企面临“幸存者游戏”的背景下,其透露了绿城所进行的思考。

                李骏

李骏指出,绿城最为人称道和牢记的是产品主义,这不仅体现在自投板块,在代建领域也是如此。在“共同富裕”的背景下,城市更新和保障性住房建设是现在房地产企业的重要赛道。作为城市运营商与生活服务商,绿城通过政府代建业务彰显社会责任感。

新赛道,新逻辑

向来在产品方面颇有口碑的绿城,已经开展了17年的政府代建业务。李骏表示,在代建领域的责任担当主要体现在绿城对于保障房营造的匠心,以及对于公益扶贫项目的承担。

城市更新有着较强的政策导向性。从《城市规划法》到现在强调的老旧社区改造,国家对城市更新历来十分重视。近几年来,一些省市在城市更新的政策措施和实施机制等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创新。比如说广东三旧改造方面的政策,走在了前面;上海的《城市更新条例》,浙江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等,都有很强的针对性。李骏表示,城市更新不仅仅是把原来陈旧的建筑进行翻新,单纯做空间体的改造,还将负担起城市功能配套重组,产业升级换代的重任,更加注重平衡经济效率、社会公平、文化遗产、环境保护等等各个方面,更新的模式也越来越多元化。

李骏指出,城市更新能有效地缓解城镇化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大城市病”,提高城市的宜居性,促进城市的繁荣和可持续发展。城市更新和城镇化是相伴而生的,城市发展史同时也是一部城市更新史,它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第一,福利主义模式,主要特点是政府主导,聚焦物质的更新,关注城市的效率;第二,经济增长的取向模式,主要特点是政府和开发商合作,但还是以物质、硬件的更新为主,以经济效益为驱动力;第三,过渡到了综合价值取向模式,以政府、开发商、社会力量三方进行合作,围绕城市相关的职能,综合考虑社会价值、居民利益和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从单一粗放到精细多元化的过程。

中央指引、地方响应,越来越多的个人、企业和社会群体参与到城市更新中来,形成了政府力量+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城市更新的态势。新的赛道需要新的逻辑。绿城也一直在探索推进城市更新和保障性住房的代建模式。

绿城代建之路

绿城做保障房可以追溯到2005年,当时首次介入了杭州江干区的城中村改造,建造了绿城的第一个保障性项目——彭埠的云河家园。当时开发商代建保障性住房的案例并不多见,而绿城照着商品房标准建设保障房的做法比较超前。项目交付之后,也收获了委托方和老百姓的肯定。绿城于2011年顺势成立了安居集团,正式走向规模化的政府代建道路。

绿城从开始为原住民改善居住环境的保障房建设,到学校、医院等政府公建项目的建设,再到代建乡村寄宿制学校等硬件的改造,为城市空间形态和功能的提升,城市功能的转型和升级,摸索出了有自己特点的代建之路。

如今绿城代建进入了全国多个省份,截至今年6月30日,绿城累计受政府委托的代建项目达到220个,合约总建面超过3600万平方米,累计交付面积超过2600万平方米,改善了将近18万户原住民的居住环境。

从保障房代建到学校、医院等政府公建项目代建,再到乡村校园公益改进计划,绿城同时也是在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比如代建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绿城在这类政府公建项目不以盈利为目的,而将其作为公益事业来完成。

李骏透露,未来两年绿城还将利用自身在代建领域的丰富资源和优势,逐步向贵州普安、江西寻乌、四川喜德等落后困难地区建立和完善至少15所寄宿制学校,同时将建造项目的品质把控和管理经验植入到学校改造过程中,预计可以为周边小规模学校和教学点超过5000名学生创造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绿城创始人宋卫平曾经说过,绿城的保障房、安置房是“爷爷工程”,这里有两层含义:一层是重要性,对品质的渴求要把它当作长辈来对待;另外一方面,当今社会的中坚力量三代以上大部分都是农民,都是中低收入的劳动者,为他们建保障房、安置房,也是为我们的祖辈做这件事。所以叫“爷爷工程”。

如果说政府代建是绿城参与城市更新、践行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对保障房、安置房的研发和营造,同时也是绿城的初心和坚守。

标签: 更新 新和

打    赏

Copyright 仁怀观察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