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文章正文

金酉鸣:补强中国影像艺术生态链上艺博会的一环

财经 2022年05月23日 02:35 不才哟 编辑

在摄影术诞生之前,人们大多是以绘画或雕塑来记录生活的。1839年,摄影术在法国发明;随后在1937年,纽约现代美术馆举办了“摄影1839-1937”展览,摄影才正式作为一门艺术被以美术馆为代表的艺术权威机构接纳。1971年,国际拍卖行苏富比在英国伦敦举行首场摄影的专场拍卖会,由此确认了摄影作品的艺术投资价值,引起其他拍卖行的效仿。

中国摄影的收藏交易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2006年是国内影像艺术交易市场的里程碑:9月,纽约苏富比以超31万美元的价格拍卖了中国摄影家王庆松的照片《跟我学》;同年11月,北京华辰拍卖推出国内第一个影像拍卖专场,宣告了中国摄影收藏市场的正式亮相。2007年,国内首家专注于当代摄影艺术的民间机构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成立。此后,随着摄影艺术的不断推广,与之相关的画廊、私人美术馆、摄影展等在国内迎来蓬勃发展。

去年5月,中贸圣佳国际拍卖设置了影像专场,其中谢满禄的“19世纪北京摄影个人之最(1419张)”经过激烈竞价,最终以494.5万元成交,刷新了国内拍卖最贵影像艺术品的纪录。凭借独特的历史、审美价值以及增值潜力,影像艺术品又一次跃入了大众的视野。

与动辄上百万、千万元级的文玩字画或绘画雕塑相比,一般的影像艺术收藏价位从数千至数万元不等,收藏门槛十分“接地气”。未来的影像市场无疑将是一片新兴的、潜力十足的蓝海。

跟金酉鸣聊天的话题,大多离不开他的几个身份:京城摄影圈里有名的摄影发烧友、影像艺术品的收藏家、艺术展览的策展人,以及即将新增的“影像艺博会创始人”。尽管身份繁多,但金酉鸣的“多栖”却一直紧密而认真地围绕着同一个主题在进行——摄影。原定于5月26日至5月29日在北京798艺术区举行的首届JINGPHOTO北京影像艺术博览会日前宣布延迟举行,并将视防疫政策再确定举办日期,而策展团队目前正密锣紧鼓地持续筹备和拟定应变方案。近日,JINGPHOTO创始人金酉鸣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分享了他作为影像艺术圈资深藏家对国内市场的观察,以及他创办JINGPHOTO的初心。

喜欢是收藏的首决因素

金酉鸣并非摄影科班出身,他大学主修数学。由于其曾外祖父是民国时期现代主义风格摄影先驱骆伯年的缘故,他从小就对摄影有了认识。到北京工作后,他开始接触数码单反相机,然后又进入北京的胶片大画幅摄影圈和艺术摄影圈,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慢慢地学着用相机创作,寻求自己的艺术表达。

最初金酉鸣借着旅游的机会,尝试用大画幅相机拍摄了全国多地的民国公共建筑作品。他喜欢大画幅相机拍摄时带来的一种摄影的仪式感,以及杜塞尔多夫学派那种标本式冷静、客观、细节丰富的独特的影像美学。这些年来陆陆续续积累下了近两三百幅的作品,还因此获得了国家艺术基金的创作支持。在自身摄影创作之余,他又开始尝试转向计划性更强、表达观点更丰富的策展工作,参与过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大理国际影会等等大大小小不同的摄影节和摄影展。

从2008年开始,金酉鸣的创作、策展和收藏“三线并进”,开启了他的影像艺术品收藏之路。既是出于家学,也是出于个人兴趣,推动中国影像的发展成为了他的理想。金酉鸣表示,希望通过自己略尽绵薄之力,可以帮助一些艺术家继续创作。他说:“一个艺术家将来发展得好还是不好,其实跟他创作初期是否得到市场的支持是相关的。艺术市场和藏家之间实际上是一个互相支持、互相成长的关系。”

在影像艺术收藏市场“淘金”多年,金酉鸣对如何判断一件摄影作品是否适合入手收藏也颇有心得。他总结说,收藏的首要出发点是喜欢。一件作品对自己有某些特殊的意义,或是能引起自己的共鸣?其次,还要看艺术家的背景和创作脉络。他解释说:“无论是科班出身还是业余摄影师,他们自身的专业水平如何?他是一直在有脉络地创作,还是只是一个灵光?这往往很考验艺术家的真正实力和持续创造力。他的作品是否有美术馆、基金会等机构的收藏和一线画廊的代理?这些因素都会对它将来的发展起到关键的影响。”此外,他还表示,作品的材料、尺寸和版数都需要纳入考量。他指出,与书画“独一件”的状况不同,由于影像作品的可复制性,藏品的流通总量(即“版数”)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价值命脉。“一些尺寸较大的作品可能版数会少一些,尺寸较小的作品版数就会多一些,要综合各种因素和自己的实际预算来考虑购买收藏适合自己的作品。”

国内影像收藏火起来了

自2006年华辰拍卖首开影像艺术拍卖的先河后,2021年中贸圣佳拍卖刷新国内最贵影像艺术品成交纪录。近十多年来国内市场中一直有各方的力量在推广影像艺术收藏。这也使得中国的影像艺术品的格局得以不断完善,而今形成了以老照片、纪实摄影和当代影像艺术为分类的三大板块,引来越来越多藏家的关注。

此外,如今影像艺术收藏群体已经不局限于私人收藏家,还有越来越多的机构也加入了摄影收藏的行列。泰康空间、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光社、广东美术馆、成都当代影像馆、谢子龙影像艺术馆等机构,这些年都在陆续进行系统性收藏。但是整体来看,目前对于中国当代影像艺术的机构收藏和整理这一环依然比较薄弱。

而近年来摄影圈中年轻藏家力量的崛起也让他感到十分惊喜。在金酉鸣看来,圈中这些90后的新一代藏家大多具有国际留学背景或者是艺术类教育背景,因而他们对摄影收藏甚至是视频视像艺术的收藏抱持着十分开放的态度。再加上最近几年国外影像拍卖走俏,国内引入了一些优质艺术家的高质量摄影展,所以年轻人对于影像这种媒介的关注热度在不断攀升。

乐趣共享+专业交流

说到创办JINGPHOTO北京影像艺术博览会的初心,金酉鸣认为这跟他希望完善影像艺术行业生态的使命感有关。他说:“纵观影像艺术的整个生态链,从摄影师创作到进入一级市场画廊、艺博会等平台销售,再到二级市场拍卖行,国内一级市场这个环节相对当代艺术来说显得较为薄弱。所以在拥有了近十多年资源的积累之后,我希望自己能够为这个圈子做一些事。”

首届JINGPHOTO北京影像艺术博览会共设画廊单元、论坛单元、出版单元、特别邀请展以及藏家收藏展五大板块。其中,画廊单元和特别邀请展单元将迎来海内外近50家专精于影像艺术的优秀画廊及艺术机构参展,带来摄影、影像、NFT等不同媒介的佳作。

金酉鸣表示,希望通过这次艺博会促成画廊和藏家、摄影爱好者之间的交易,因此参与本次艺博会的画廊带来的都是其精品力作,有些甚至是在摄影史上非常重要的国内外艺术家的原作,平时只有在美术馆或博物馆才看得到。他强调,由于摄影媒介的特殊性,摄影艺术作品还是要在现场看真正的原作的。原作不仅包括这张照片本身的画面,还有照片的输出方式、纸张选择、装裱形式等,甚至于现场布展的方式也会对作品产生一定的影响。

另外一大特色是本届JINGPHOTO中平行设置的藏家收藏展板块和论坛板块。金酉鸣介绍道,藏家收藏板块可以让一些藏家在海内外购买到珍稀的摄影作品后,不单是放在家里“独乐乐”,而是可以拿出来跟更多的人一起“众乐乐”,分享收藏的喜悦,而同场的藏家之间也可以借此互相交流和彼此认识。

北京大学中国当代艺术档案馆作为本届博览会学术支持方,将举办“中国影像艺术40年文献展”,并和JINGPHOTO主办方共同策划,在展览期间通过论坛单元举办近十场嘉宾对谈,围绕影像艺术的发展,多角度深入探讨此领域的无限可能。金酉鸣表示,学术交流的设置主要面向接受过一定摄影艺术教育的高校师生或是关注摄影影像学术的群体。他说:“一直以来,庞大的中国摄影的理论和学术比较缺少梳理的机会,我认为目前正好发展到了需要梳理的阶段,希望能通过这样一个学术论坛对这块缺失进行补足。”

标签: 艺术 收藏 中国

打    赏

Copyright 仁怀观察 Rights Reserved.    挖宝狗 提供技术支持